心不自由,则无快乐。

收起个人介绍
   

云霄之下,红心♥️飞扬

   

照壁——

无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天上一颗孤星,就是那颗红色星球——火星)

   

水乡之夜

1. 水上餐厅
(国人到哪儿都离不了吃。圣人云:“食色,性也。”)

2、3. 昏暗的拱桥

4. 孤独的吹笛人

5. 菇娘啊,你们寂寞吗?

6. 孤独星球高悬,把游人也迷惑了?

7、8. 灯笼高挂,不是俗气的大红

9、10. 坐不起的雅座


   

夜行列车

   

江上诗三首

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
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范仲淹《江上渔者》

钓台渔父褐为裘,两两三三舴艋舟。 
能纵棹,惯乘流,长江白浪不曾忧。
——张志和《渔歌子》

别人只看采芙蓉,香气长粘绕指风。
两岸映,一船红,何曾解染得虚空。

——船子和尚《拨棹歌》

注:江上的渔者和林中的樵夫,在中国古代文化中都具有隐士的意象,代表着一种远离污浊社会的特殊人格。这里选取儒、释、道三家诗各一首,可以试着感觉其中的差异。船子和尚的《拨棹歌》实际上与张志和的《渔歌子》同调,但由于在唐代还没有词牌这个东西,所以命名比较混乱。


   

旭月东升,如月中天

      好几天没看到月亮了。今夜,又大又亮的月亮高高升起,大喜。正待赏月,突然想起今天是农历七月十八,中元节刚过,真不是赏月的好时候。

      我记得老一辈的亲人中我最喜欢的外公就是在十六年前的中元节前后过世的。在中国古代,中元节也是一个重要节日,民间俗称“鬼节”,佛教称“盂兰盆节”。在这天家家都要举行仪式接待亡灵回家,然后再送他们上路,所以古代民间就有了放水灯的仪式。现如今,盂兰盆节在日本是仅次于新年的第二大节,放水灯的仪式非常隆重;在台湾,...

   

夏夜

月光似水,夜色暧昧

映照出朵朵白云的朦胧身影

独自走在寂寥的小巷

闻不到清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

听不见夏虫欢愉振翅的唧唧声

只有机械而单调的咔哒咔哒声

——载着一车车匆匆过客——

从高处的铁轨上传来,时断时续

似乎在提醒我:这是一座

寂寞的城


   

台风来了🌀可看云——
(头两张照片,是不是有种飞出地球大气层的赶脚?)

欲知台风到不到,先有云儿来报。

众鸟高飞尽,
白云独去闲。

正欲定睛看,
黑云已满天。

试问来者好不好?
且看狂风吹水满天飘。
水积一分,
气降三度。
待到水漫金山时,
家什皆可抛。

      上海已经有好几年没来台风了,前两年的夏天真的热成狗了。今年可好,老天似乎想弥补多年的缺憾,台风🌀一个接一个。但细究之下,似有滥竽充数之嫌,来的都是些小喽啰,根本算不上台风。但不管怎么样,空气变清新了,气温下降了,这实惠还是实打实的。...


   

读不下去的经典,就不必读了

——简单谈谈什么是“弃书单”

      Lofter 上无法转发其他地方的文章,实在是太遗憾。前几天在在 Zaker 上看到一篇文章 《放弃吧,这些名著读不下去,不丢人》,很有感触。我便择其要者而谈之,顺便夹带一点自己的私货,以免小编又发飙不让我发文章。

      作为读书的人,经常会有这样的感受:发现手头的书读起来非常难受,死活读不进去,但由于已经上了“贼船”往往不甘心放弃,于是陷入让人懊恼的“读书瓶颈”。      ...

   

“安比”将至,看上去连鸽子们也在召开会议,商议抗台保窝大计。

上一页
©无由无乐 | Powered by LOFTER